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凤凰科技

罗永浩认清现实,终于放下创业者包袱,重当网红去带货

3月26日,罗永浩找到了新工作。直播带货,在抖音。

从放出风声要做直播带货,到尘埃落定选中抖音,老罗思考了不过一周,这速度一如既往的快。

要知道,这这一周里,他可能是最众星捧月的那一个:不少直播平台也都曾经找过他,6000万、8000万、一个亿,这样的天文数字不断考验着老罗的判断能力。

谁能想到,在这场始自短视频流量之争,又因直播带货渐渐升温的战争中,48岁的中年男人罗永浩居然成了导火索和战利品。

如今,老罗官宣结果,人人都以为入局最晚但风头正盛的抖音又从老对头快手那里完成了一次“抢亲”,但其实,这次抖音与老罗的合作,分明是琴瑟和谐的爱情。

1、不甘寂寞的老罗

老罗向来爱折腾。但在2019年,他着实折腾不动了。

年初,他被迫卸任了锤子科技的法人,多年心血一朝成空;2月份,被给予厚望的聊天宝彻底黄了;年中,投资电子烟小野,不想正好遇上行业禁令。

下半年,老罗欠债多了,还不上,终于被下达了限制消费令,成了老赖,但12月份,在主题为“老人与海”的发布会上,罗永浩又卖起了抗菌材料。

2019年,老罗难啊,像任何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那样,顶着压力,屡败屡战,却仍死鸭子嘴硬,口气比天还大。

业内都在分析老罗遭遇中年危机的原因:他自认为命犯太岁,圈里人普遍觉得老罗的玩法已经不适应互联网的下半场,还是财经作家吴晓波看的透彻:

“梦太大,入错行”。

罗永浩认清现实,终于放下创业者包袱,重当网红去带货

2005年,罗永浩就已经是中国最早的网红之一,当时,李佳琦才刚刚13岁。

这个网红当过新东方的老师,搞过博客网站,办过英语培训学校,直至创立了锤子科技。

老罗曾经认为创业者是自己的终身职业,生命不止,折腾不休,直到2019年,现实给了他狠狠一锤子。

就像当年他拿锤子砸向西门子冰箱时一样,这些年的罗永浩,没能折腾出好的结果,却总能“折腾出很大的动静。”

如今,想必48岁的老罗也认清了现实,面对巨额债务,自己应该心怀理想,面对现实——暂时做不成企业家,当个个体户也成。

全世界这次都认同:

你看,3月19日,罗永浩宣布进军直播带货之后,客户一下子都找上门来,据说有1000家,团队连筛选都来不及做;蹭热点的络绎不绝,骂老罗的少多了;几大平台也都纷纷发出邀请,给钱,给流量,只求您来。

经历了2019年的人情冷暖,老罗想必特别受用。

罗永浩认清现实,终于放下创业者包袱,重当网红去带货

几大平台为看中老罗什么?这原因简直显而易见。

首先,极端的性格,个性的表达,独特的幽默,营销高手的能力,让老罗拥有了一大票“信徒”,注意,这跟粉丝是不一样的。

在锤子发布会上,我曾见过这些信徒,大多年轻、腼腆,但一旦老罗上场,现场的氛围马上热烈起来,大声呼喊,齐声说段子,跟演唱会或者德云社的专场没有任何区别。

其次,老罗自带话题,你看,这几天百度指数里,关键词“罗永浩”的搜索量蹭蹭上涨,而在各类自媒体上,写老罗的稿子已经快把赛道挤爆了。

最后,老罗充满了决心。没办法,他想翻身,也想证明自己。

于是,2020年的春天,罗永浩决定重新做回网红。他已不再年轻,选个合适的平台比口头的许诺更重要。

深思熟虑后,老罗看透了金钱、流量和人情构建的迷雾,做出决定,上抖音。

2、不想安于现状的抖音

“罗永浩争夺战”的背后,是一场席卷全国的直播带货战争,战争双方是老对头。

这战争始于抖音与快手的短视频之争,起初争的是流量、是用户规模,接着是升级到兼具用户黏性和变现的直播带货领域。

可以预见的是,双方还将死磕下去。

尽管在短视频领域已取得领先,抖音在直播带货这条路上,还算后来者。

快手率先入局,打造了快手的“双十一”,并孵化了几个网红。在2016年底的快手直播间,已经随处可见带货卖货的主播。当然,那时的带货成交方式,是鼓励观众加微信,直播仅是微商的引流手段。

相较之下,抖音在直播带货上起步较晚,2018年底,才开始逐步尝试。最有特色的的产品,是“短视频带货”。

2019年李佳琦的成功,加速了抖音和快手的布局,2020年初的疫情,更是催化了竞争。

“直播带货是流量变现的最佳途径”是共识,但战事胶着,也是现实。

抖音迅速导入了自己的流量,并凭借更精准的内容分发机制,想要追上快手的先发优势,快手则想尽办法,阻碍进攻。

老罗作为一个变量踏入战场,并很快被当成了战利品。

罗永浩认清现实,终于放下创业者包袱,重当网红去带货

有传言说,快手创始人程一笑参与到了“劝诱”老罗的过程中,但从现实来说,抖音其实更渴望得到他。

谈判背后的承诺多是传言,充满了阴谋论的影子。但从“双赢”的角度看,老罗跟以往一样目标明确,没被外部因素影响。

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跟抖音的互补和增强,双方甚至能称得上“契合”。

第一, 目前快手的直播间里已坐着辛巴和散打哥,而抖音的阵地上,缺大将。

第二, 抖音的族群与老罗的信徒,本就是一批人。

当线下的族群差异因网络渐渐消弭时,线上的族群划分却开始日渐形成。

抖音和快手的战争曾被称作 “金字塔腰部以上与底座之间的较量”,不同于快手起步于下沉市场,2019年抖音点赞最高的国内城市TOP 10为北京、成都、上海、深圳、广州、杭州、重庆、西安、郑州、武汉,在这些一二线城市的带领下,已经有4亿活跃用户习惯了抖音。

这些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他们习惯于消费升级,不安于现状,充满理想主义,又有足够的购买力。

“罗粉”也是如此。

第三, 抖音和老罗一样,都渴望成功,但作为后入局者,双方也深知机会不多,都将全力出击。

罗永浩认清现实,终于放下创业者包袱,重当网红去带货

若以上的要素,只是合作者的互相权衡,那么骨子里的相互认同,更是此次合作的感情基础——他们俩,是志同道合心甘情愿的。

跟老罗一样,抖音也看中内容,热爱专业化,并且,自成立第一天起,就酷爱折腾,只为杀出重围。

3、不确定性增多的未来

罗永浩选择了抖音,抖音也选择了罗永浩。但这只是开始。“共同发力”才是未来。

实际上,近期以来,抖音已经频繁在直播带货中发力,追赶、试错、迭代、超越,汹涌的直播带货大潮,对于抖音是机会,对于抖音的用户也是:

疫情期间,抖音推出了“宅家云逛街”计划,面向线下商场、门店、工厂、个体商家,提供10亿直播流量扶持,帮助商家在抖音线上卖货。

2月28日,湖南株洲王府井百货在抖音进行直播,整场直播销售额超240万元。

3月8日,上海新世界百货开启38小时抖音直播卖货,线上线下销售总和环比增长8倍。

3月21日至3月22日,抖音发起的“战疫助农,县长直播”活动进行的安徽专场直播。县长直播卖货2天时间累计卖出滞销农产品超2000万元。

这一系列量变,要成为质变,还要培育一批常驻用户,随着抖音直播带货的进程正在加快,老罗成为“千金买马骨”的典型。

他也不负众望,3月26日上午10点,罗永浩发布微博、视频,宣布与抖音独家合作,开启自己的直播带货生涯,并把首播时间定于4月1日晚8点。

在首支抖音视频里,罗永浩表示,为第一次的直播准备了很多又好又便宜又新奇特的好东西。自己“看好抖音直播带货”,未来希望能够成为抖音的带货一哥。

随后,这条视频的点赞数已经突破70万,罗永浩的抖音粉丝也突破了180万。

这或许是近来抖音粉丝增长最快的账号。背后是汹涌的用户需求、抖音的流量加持和老罗的号召力。

罗永浩认清现实,终于放下创业者包袱,重当网红去带货

战争将会继续,而战场也会从短视频领域蔓延至带货领域,更明确的获益方式、更清晰的数字,会让抖音和快手继续短兵相接。

对于大V的争夺,将从今天开始变得更加激烈,这代表了话题的热度、流量与随之而来的新用户。

不过,大将的厮杀或许可以决定一场战役的胜负,却不会影响战争的走势,比拼到最后,是基础设施、组织架构、商业模式的竞争。

内容平台商业化,最需要注意什么?

第一, 短视频平台决战直播的拐点,是流量整合能力。获取某个大V并不难,如何将他的固有流量与平台嫁接,产生1+1>2的力量更值得思考。

第二, 而供应链的整合和优化,是直播带货的胜负手。直播带货的形式很新颖,但本质依然是零售,如何接入更多品类、成本更低的商品,如何优化流通环节,这都是内容出身的平台应该补齐的短板。

第三, 技术依然是重点,直播不同于短视频,对于传输、质量、交互方式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谁能发展出更适合用户的技术,谁就将掌控先机。

2020年的春天,一个新的零售时代正在到来,人人都开始直播带货,快手和抖音的战争仍在继续,而老罗选择了抖音。

新世界被发现时,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在这片蓝海里,人人都有机会。

本文来自财经无忌,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