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凤凰科技

市场“逆行者”哈啰 打破裁员传闻 杨磊称“争取今年集团实现盈亏平衡”

本报记者 郭梦仪 王金龙 西安 北京报道今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无数企业按下了“暂停键”,旅游、餐饮、培训、交运等行业大受冲击,有人称这场疫情为服务业的“寒冬”。

本报记者 郭梦仪 王金龙 西安 北京报道

今年春节,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无数企业按下了“暂停键”,旅游、餐饮、培训、交运等行业大受冲击,有人称这场疫情为服务业的“寒冬”。

但在这时,路上的共享单车反而变多了。包括上海、西安在内的用户发现,与以往的黄色不同,共享单车的“哈啰蓝”慢慢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目前,哈啰出行共享单车已经替代OFO黄、摩拜橘,成为共享单车的新代表色。

不仅如此,3月,哈啰出行迎来2020《高管面对面》首场分享会,哈啰出行CEO杨磊、执行总裁李开逐在会中透露哈啰出行已经在去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并对近期风传的裁员流言做出明确表态:哈啰出行将上下一心,抱团取暖,不会因疫情影响损害员工利益。

在共享单车热度退去的两年后,哈啰单车在资本界颠覆了共享单车的既有印象,甚至得到了资本的看好。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两轮出行的市场中,虽然哈啰出行前期低调,但正是这种更精于管理的低调才能让哈啰出行在两轮车领域崭露头脚。

共享单车的“逆行”融资

在前几日的哈啰出行CEO杨磊的内部信中,说到哈啰在去年底完成新一轮融资,这笔钱还没有开始使用就碰到了疫情。如今,是哈啰历史上现金最为充沛的时候。《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西安街头发现,哈啰蓝、青桔绿随处可见,其他颜色的共享单车数量降低很多。

小优(化名)住在西安,因为距离地铁两公里多,因此一直是共享单车的重度用户。今年初开始,小优发现街上绿色和蓝色的共享单车多了起来,它们分别是哈啰和青桔。其中哈啰的车最多,“随处都能骑到,算是共享单车中好骑的了。”

在2016~2017年共享单车狂热时,随着群雄争霸,到ofo、摩拜鹬蚌相争,随后滴滴入局ofo参与争端,哈啰一直走在行业中部位置。当年的资本方似乎从来没想过,2020年哈啰竟然能成为街道上最亮眼的蓝色。

一位接近共享单车企业的知情人士曾表示,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曾在滴滴内部被誉为“流量模型”,这种流量模型更多的是帮助公司引流,未来通过流量转好到别的业务进行变现。在2019年初,滴滴出行CEO程维宣布裁员时,滴滴的共享单车业务也遭受了冲击而中途发力,是由于哈啰出行的强势地推铺设。

“我并不看好共享单车业务。”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本界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业务本身的盈利模式走不通,这主要源于市场竞争导致的疯狂投放和强势补贴。“共享单车的毛利率很低,更多需要精细化运营进行成本控制的同时,保证车辆的使用率。这种生意等于走钢丝。”在记者采访的多个资本人士中,都表示“现在已经不看共享单车项目”“经济下行,目前看得更多的是偏稳健的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在共享单车热度退去的两年后,哈啰单车在资本界颠覆了共享单车的既有印象,甚至得到了资本的看好。有业内人士指出,资本在疫情发生之前刚好完成一轮融资,不得不说哈啰的运气相当之好。但是运气好并不是偶然的。出行领域,本来获得融资就极为不易,哈啰能够持续不断拿到钱,是因为从业务层面来看,哈啰出行一个是精细化的运营,其经营两轮业务成本几乎降到了业内最低——业务模型是能跑通的,资本算得过来账,自然愿意下注。另一个是哈啰通过不断精细化的运营,覆盖面逐渐拓展,占据了原有不少竞争对手占领的市场。实际上如果我们在上海街头走一走就可以看见,蓝色的哈啰单车已经成为了主流,成为最受欢迎的共享单车,而这些,在ofo和摩拜两者竞争的时候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两轮出行的市场中,虽然哈啰出行前期低调,但正是这种更精于管理的低调才能让哈啰出行在两轮车领域崭露头脚。

“通过我们的实践,共享单车已经可以实现盈利,但不可能有大收益。共享单车只是起点,不是终点。”在4月15日举行的2019中国电动自行车产业高峰论坛上,李开逐表示,将在电动自行车行业推出“新零售”模式。早在2017年,本报记者在与哈啰出行交流时就了解到,当时哈啰出行两轮车业务已在部分城市盈利。

非规模裁员 争取2020年实现集团盈亏平衡

新冠肺炎疫情对社会秩序、国家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之下,今年关闭倒闭的企业数不胜数。其中,哈啰出行也受到不小的冲击。3月18日,哈啰出行召开了2020年《高管面对面》首场分享会,李开逐对近期裁员传言进行了正面回应。

针对本次疫情,杨磊在分享会上说道:“对于我们来说,疫情是挑战更是机遇。一方面,春节本就是共享单车业务淡季,哈啰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当疫情过去,哈啰也会较快恢复,实现‘满血复活’;另一方面,哈啰今年会在业务上做出更多的尝试,努力将哈啰出行发展成为一个强大的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

杨磊在内部信中也给员工发出了死命令:疫情影响下业务还能实现100%增长、2020年集团实现首次盈亏平衡。

李开逐在交流会上表示:“和一些企业不同,我们会尽可能保护每一位员工的利益。哈啰不存在所谓的大规模裁员,也并未对员工进行降薪。目前有少量的人员汰换,目的是提升团队效能,让企业具备更强的竞争力。”

据了解,哈啰出行在2019年业务扩张迅猛,团队人员也有一个较大的增量,本次人员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内部结构优化,并非网传的大规模裁员。杨磊也对2020年的经营状况做出了预测:即使在今年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哈啰出行仍有望实现100%的业务增长,有希望在2020年实现整个集团的首次盈亏平衡。据了解,哈啰出行在去年底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这笔钱将以助燃剂的作用,帮助疫情之后的哈啰出行更好地提升业务规模与服务质量。

3月18日分享会后,哈啰出行陆续推出新款共享助力车“云起”与第五代共享单车“云行”。照目前看来,随着全国疫情好转,共享出行市场将逐渐恢复秩序,哈啰出行2020年的发展前景仍然光明。

杨磊在分享会上表示,公司今后的发展方向将围绕平台战略去思考,在做好两轮赛道的同时,坚定不移地往平台级公司去发展,努力将哈啰出行打造成以出行为基础的生活服务平台,让哈啰出行成为中国人手机里的标配APP。

谈到如何应对这次疫情,李开逐说道:“相比较直接裁员,企业积极节流或是更好的选择。哈啰已经采取了降低营销短信费用、提高服务器使用效率、对单车智能锁维修进行提效降本、减少行政支出等4大节流措施来应对本次的疫情危机。”

本文来自中国经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