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凤凰科技

最新研究:中老年康复者新冠抗体水平高于年轻人,30%抗体过低,5%检测不到抗体

新冠肺炎康复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如何?群体免疫能不能实现?国内疫情会不会再次暴发?随着无症状感染者还在新增,这些问题依旧是舆论焦点。

新冠肺炎康复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如何?群体免疫能不能实现?国内疫情会不会再次暴发?随着无症状感染者还在新增,这些问题依旧是舆论焦点。

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截至4月14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1137例(其中重症病例11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77816例,累计死亡病例334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295例,现有疑似病例73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721295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8309人。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7例,其中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3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7例(境外输入5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32例(境外输入7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023例(境外输入228例)。

近日,复旦大学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团队在医学预印版网站medRxiv上发表了一项未经同行评审的研究,题为“Neutralizing antibody responses to SARS-CoV-2 in a COVID-19 recovered patient cohort and their implications”新冠肺炎康复患者队列中对SARS-CoV-2的抗体反应及其意义。

该团队对从175例轻度症状的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中收集的血浆进行筛选研究。据研究团队称,这也是第一份有关从新冠康复患者队列血浆中提取中和抗体(NAbs)的研究,可能为被动抗体疗法和针对SARS-CoV-2病毒的疫苗开发提供有用的信息。

以下为该研究的重点内容:

1. 临床特征

截至2020年2月26日,共有175例COVID-19患者康复并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出院。均为轻度患者,无一例进入ICU。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0岁(16岁至85岁)。53%的患者是女性。住院时间的中位数为16天(7至30天不等),疾病持续时间的中位数为21天(9至34天)。

2. 中和抗体的意义

中和抗体(NAbs)在清除病毒中起重要作用,并被认为是针对病毒性疾病进行保护或治疗的关键免疫产品。通过感染或疫苗接种诱导的病毒特异性NAb具有阻断病毒感染的能力。NAbs水平已被用作评估针对天花、脊髓灰质炎和流感病毒的疫苗疗效的金标准。被动抗体疗法(例如血浆融合)已成功用于治疗传染性病毒性疾病,包括SARS-CoV病毒,流感被动抗体疗法的功效与血浆中NAbs的浓度或恢复供体的抗体有关。

随着全球COVID-19大流行的进行,从康复患者中回收的康复性血浆或血清也被认为是预防感染或治疗疾病的一种有前途的疗法。但是,尚未报道SARS-CoV-2特异性NAb在COVID-19患者中的水平和作用。

3. 中和抗体产生情况

在感染新冠病毒约81%的感染患者仅出现轻度症状,但14%的患者出现呼吸困难,呼吸频率高和血氧饱和度低。另有5%的患者(尤其是60岁以上或合并症的患者)病情恶化。约3.4%的患者死于呼吸衰竭或多器官衰竭。

在这里,我们使用了基于假型慢病毒载体的中和测定法,以从症状轻微的恢复的COVID-19患者中测量血浆中的SARS-Cov-2特异性NAb。伪病毒(PsV)中和测定是一种灵敏且可重复的测定。它不会产生任何高致病性病毒,可以在2级生物安全设施中安全处理。

SARS-CoV-2 NAb无法与SARS-CoV病毒发生交叉反应。从疾病发作后的第10-15天开始在患者中检测到SARS-CoV-2特异性NAb,此后一直保留。这些患者中NAb的滴度与靶向S1,RBD和S2区域的刺突结合抗体相关。

也就是说中和抗体在患者发病后10-15天后开始产生。

4.年龄相关

NAb的滴度在不同患者中是可变的。老年和中年患者的血浆NAb滴度(P <0.0001)和刺突结合抗体(P = 0.0003)明显高于年轻患者。

康复的中老年患者发展出更高水平的SARS-CoV-2特异性Nabs。老年和中年康复患者的NAb滴度显着高于年轻康复患者。但未发现年龄和住院时间之间的差异。这些结果表明,高水平的NAb可能对清除病毒很有帮助,并且有助于为中老年患者的康复。

据报道年龄是感染冠状病毒(包括SARS-CoV,MERS-CoV和SARS-CoV2)后不良疾病预后的重要预测指标。高水平的NAb是否能保护这些患者免于发展为严重和危重病情,值得综合评估。

大约30%的康复患者产生了非常低的SARS-CoV-2特异性NAb滴度。值得注意的是,在本研究的可检测水平下(ID50:<40),有十名康复患者的NAb滴度非常低,这表明其他免疫应答(包括T细胞或细胞因子)可能有助于这些患者的康复。这些患者是否有反弹或再感染的高风险应在进一步研究中探讨。另一方面,两名患者的NAb滴度非常高,分别超过ID50:15989和21567,但未显示任何抗体相关的不良反应。

也就说有三成的康复患者产生的抗体是非常低的,且有10名康复患者体内的抗体滴度未达到可检出的极限值。

5. 局限性

这项研究是初步的,有一些局限性。首先,在患者血液中无法检测到病毒RNA。由于缺少呼吸道标本,因此无法获得有关病毒载量动力学的信息。其次,重症和重症患者被排除在研究之外,因为他们在样品采集之前接受了被动抗体治疗。因此,在这项研究中,我们无法直接评估NAb对COVID-19患者的病毒清除或疾病进展的影响。应该进行进一步的综合研究以解决这个问题。

据我们所知,这是第一份有关从COVID-19康复患者队列血浆中提取NAb的报道,可能为被动抗体疗法和针对SARS-CoV-2病毒的疫苗开发提供有用的信息。在COVID-19患者中,NAb的水平变化很大,这表明从被动供体中回收的供体的恢复血浆和血清应在用于被动抗体治疗之前进行滴定,这可以通过PsV中和测定来完成。 NAb滴度与患者年龄,淋巴细胞计数和血液CRP水平的相关性也为进一步研究探索COVID-19患者NAbs产生的机制奠定了基础。

本文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