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凤凰科技

武汉快递从业者:全产能复工 每天工作超15小时

4月8号,在封城76天后,武汉正式对外解封,当地企业迎来了正式复工日。作为湖北省第一批复工企业,大部分快递物流公司于3月20号左右已复工。

4月8号,在封城76天后,武汉正式对外解封,当地企业迎来了正式复工日。作为湖北省第一批复工企业,大部分快递物流公司于3月20号左右已复工。

3月17日,国家邮政局通过电话会议,明确提出,湖北邮政快递业将启动分区分级、分类分时复工复产,计划到3月底服务能力恢复到正常产能五成水平。3月19日,湖北省邮政管理局提出要求,湖北省内主要快递企业力争3月底前达到90%复工水平,4月上旬达到100%。

国家邮政局官方微信发布的信息显示,截至4月7日12点,湖北省主要寄递企业从业人员累计返岗76260人,返岗率92.92%,营业网点累计恢复营业12159个,复工率93.55%;武汉市主要寄递企业从业人员累计返岗31192人,返岗率84.3%,累计恢复营业网点3280个,网点复工率79.63%。

但事实上,目前,因为无症状感染人数增多,武汉的小区还没有完全解封,这也给一线的快递从业者带来不少挑战。同时,伴着解封而来的是单量的激增,为了实现全产能的复工,他们有的每天平均需要工作时间超过15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中午只能吃泡面。

界面新闻采访了武汉的一线快递从业人员。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武汉快递从业者:全产能复工 每天工作超15小时

为了复产连续通宵两天

人物:李康,今年35岁,武汉本地人,申通快递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网点负责人。

我经营的网点有30个人,其中一线快递员23人,司机2人,客服4人,财务1人,网点主要负责快递的揽派(上门取件、配送),属于物流末端。

3月15号,我接到总公司通知公司已拿到复工证明,网点负责人要先到岗组织复工。3月16号,我回到公司组织复工,经过一个多礼拜准备,网点所在区域的相关单位负责人去网点审查达标后,正式复工。

1月23号,武汉封城,但有不少人在这期间下单,截止3月23号,依然产生了6000个订单左右,26号之前,我们把之前积压的订单完全消化掉。

3月26号后,因为有的快递公司没有恢复正常,同时,由于百步亭属于居民区,购买生活物资量比较大,这直接导致我们的“爆单”了,订单量比平时的5000单直接翻了一倍,达到10000单。

复工后的半个月,每个快递员需要工作10到12个小时,每天配送400多单。之前,武汉快递还不让进小区,送快递需要打电话通知收件人,单个订单配送时间比平常要多。

单量“暴增”,而司机,客服、财务均在外省没有办法到岗,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尤其是两个司机的“缺位”。

网点有两辆物流车,一辆7.6米长,另外一辆4.2米长,其中7.6米的一次性可以拉4000单左右,4.2米可以拉800单左右。以往,我们的两个司机,一个白天去转运中心(东山头)分拣订单,一个晚上去(分拣订单),商品拉回来后,再由快递员分拣派送,4月10号以前,司机都没有到岗,我只能亲自去转运中心分拣订单。

4月8号以前,网点所在的百步亭建设新村黑泥湖工业园,大车暂时没有办法通行,只能靠一辆小车去转运中心拉货,1万左右的订单,我们需要来来回回10多趟,来回一趟需要接近3个小时(路上2个小时,装车一个小时),为了尽量实现复产,我只能临时请了一个司机,帮忙去转运中心拉货。

因大车没办法出入园区,“小车”的“运力”依然严重不足。

复工后,我每天工作平均在15小时以上,3月27号,甚至连续通宵了两天,只有在趁着转运中心上货期间,休息一会,拉完货还需要处理客服的工作,现在基本直接在公司睡。

4月6号,总公司增援了一辆4.2米的物流车,但依然捉襟见走。

面对“暴增”的订单,无奈之下,我只能向公司申请停止了一些不那么紧急区域的快递配送,每天配送2000单左右,业务量只能被迫恢复到平常的三分之一。

4月8号,武汉正式对外解封,但我们网点所在的工业园依然属于疫情小区,武汉又有不少新增的无症状病例,所以我们工业园区还是实行严格管控,大车依然无法正常出入。

按照总公司要求,4月15号,我们要恢复全部产能,如果仅仅靠两辆4.2米的物流车拉货,面对10000票左右的订单,要实现全部产能,依然艰难。

为解决这个问题,最近这些天,我都在寻找新的可以允许大车出入的网点办公地,但没有合适的地方,无奈之下,只能再向总公司申请支援两辆4.2的物流车,再招2个司机。

在全员到岗、总公司的援助之后,我终于可以结束此前每天睡两三个小时的状态,把精力调整到到以往开会、培训等管理的工作上。

不过,4月15号,对我而言,依然是一个未知的挑战。

中午只能吃泡面

人物:丁松,今年34岁,武汉黄陂人,在苏宁物流呆了五年,是一线快递员,配送区域集中在武汉市徐东大街和秦园中路片区。

我日常主要是负责配送苏宁易购、苏宁小店的货品,疫情之期间,大部分快递都是生活物资。

1月23号,武汉封城后,随之而来,高速也封了,但亲戚朋友都在老家,所以自己开车走的国道回去的,因为中间,武汉禁止人员流动,我无法返回武汉,直到3月16号,公司给开了复工证明后,走完所有流程,我通过自驾的方式回到武汉。

虽然当时公司没有强制性要求必须到岗,但过去两个月都只有保底工资,虽然我是带车快递员,保底工资比其他快递员要高一些,有3000元左右,但相对于去年每月平均9千工资,收入降低很多,同时,家庭、孩子每天都需要有开支,经济压力比较大, 所以选择了回来复工。

刚回来时,武汉疫情还不明朗,路面上基本看不到人,自己内心还是比较担心,为了保证家人安全,爱人没有和我一起回来。回武汉的头几天,餐饮店开门的也不多,吃饭很不方便,现在,餐饮店逐渐开门,但不能堂食,更多时候还是在车上吃,中午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吃泡面。

因为武汉停摆两个月,年前有很多订单、商品都积压在仓库(仓储中心在鄂州),刚回来复工后,因天天快递还没开通,头几天每天大概配送70-80单左右。

4月8号之前,因为有很多人没有回来,无法正常的订单大概有20%多,4月8号之后,收件人逐渐武汉订单逐渐增多,现在每天需要配送的订单量大概由200百到300单,这个量比正常状态下,直接翻了一倍。

同时,因为无法进入小区,现在配送需要提前打电话、等人,所需要配送的时间比较多,4月8号之后,有的小区逐渐放开,允许快递员进入,可以将快递放在快递柜,节省了配送时间。

疫情期间,工作虽然很累,但这个时候,作为一线的快递小哥,还是感受到了温暖。现在,用户都知道物流不方便,对快递小哥也多了一些理解,态度也比以前好了一些。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