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凤凰科技

小盒科技更换CEO 疫情在线教育暗流加速涌动

疫情促进在线教育行业普及与渗透的同时,行业内部正发生着迥然不同的态势变化。

据第一财经记者独家获悉,近日,小盒科技(原作业盒子)发布组织架构调整内部公告,由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PO贾晓明出任CEO,继续带领团队深耕公立校产品与在线教育赛道,刘夜不再担任CEO。

小盒科技管理层更迭事件折射在线教育行业在疫情加速阶段的竞争急迫性。与此同时,创业公司不能一味烧钱拼业绩,仍需完善财务模型,管控好现金流,同时提前为各种情况做好充分预案。

行业竞争加速

公开资料显示,小盒科技成立于2014年7月,由贾晓明、刘夜以及前百度战略合作部总经理王克联合创办。成立伊始便获得来自联想之星的100万美元天使投资,后来持续获得来自好未来、德联资本、贝塔斯曼等方面的投资。2019年7月18日,作业盒子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更名为“小盒科技”。

实际上,小盒科技自成立便主攻公立校市场,通过早期面向K12公立学校师生、为其提供题库和课堂作业管理解决方案的产品。简言之,即进校免费、家庭付费的模式,由学校和老师使用产品布置作业,学生在平台上做作业,再向家庭推荐平台增值业务来盈利。但由于面向公立校,小盒科技的进校收费商业模式在2019年因监管趋严而受到影响。

作为小盒科技两大业务板块,公立校与在线教育板块呈现出不同发展态势,尤其是疫情对在线教育行业的拉动与洗牌愈发明显。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疫情本身的确是加速了教育行业的洗牌,但趋势之中不变的点在三方面——第一,产品体验保证真正有效的长期的品牌沉淀;第二,想清楚自身最终格局与差异化定位;第三,搭建真正意义上较好的财务模型,并不断提升自身运营效率,才能笑到最后。

“行业里真正能活下来的健康企业,自身财务模型和现金流一定管控较好,肯定不是烧钱打市场的企业。”张丽君建议,企业将自身资源与精力放到真正优质的教育产品和内容生产上,管控好现金流。

在线少儿数学思维教育品牌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就在今年做出内部人工减速的决定。他称,不烧钱于在线教育行业内部是非常规操作方式,但盲目烧钱增长对公司来讲更危险,一方面可能断了资金链,其次如果再融资则可能引发不堪设想的后果,“教育是长跑,不能着急赶风口。”

小盒科技更换CEO 疫情在线教育暗流加速涌动

加速伴随隐患问题

整个行业加速发展时,必然暗藏隐患。同理于电商购物后可能发生退货退费,在线教育行业同样会发生退费事件,尤其在疫情期间具体区域开学时间不明朗、家长尝试性购买课程试水等因素存在时。

近期,在线教育退费难、营销误导的报道见诸报端,黑猫投诉平台上各类教育培训机构的投诉名列前茅,其中不乏沪江网校、51talk等企业。针对于退费问题,张丽君表示,对于所有教育企业来说,现金流管控在疫情期间都非常重要,也就是所谓的的增收节支,建议所有教育企业提前对自身收支情况进行充分预判,然后做好所有预案,包含员工薪酬成本控制、房租等费用缓交迟交等。同时,为了能够真正扛过更长周期,可增加一些有创意的收入来源。另外,对教育企业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留住核心高管和团队。

张丽君认为,疫情本身也是筛选教育企业的好机会,优质核心团队和骨干对“过冬”来讲是最重要的。为此,公司必须做好充分预案,即时应对可能出现的现金流压力,甚至是潜在退费压力。

从企业角度来讲,张丽君称,经营不善的企业更易遇到退费问题,预计退费潮将持续到今年八九月份,即等到九月份行业整体恢复收费政策后,才会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

至于未来整体行业的竞争趋势,张丽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最近两三年在线教育各个领域还是会出现十亿美元估值上下的头部公司。但长远来看,如三五年后,必然会产生产品矩阵类平台或生态型发展的平台型公司,当下的新东方和好未来便是典型案例,用户年龄段、学科、地域等维度都将会是拓展方向。

而从投资机构角度来讲,张丽君称疫情最影响的是行业融资节奏,包括沟通不便、决策速度下滑等,融资洽谈目前需要近六个月的周期。

本文来自第一财经资讯,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