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cnBeta

科技顶流罗永浩直播首秀:只有流量成不了李佳琦

摘要:

“在网红产业链里,网红是最不重要的。”罗永浩的直播首秀再次印证了这句话。4月1日晚8点,罗永浩准时坐到了抖音直播镜头前。开卖之前,他先向观众简单普及了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以及需要做好的准备,嘱咐大家填好收货地址和电话。三个小时直播,近5000万人的累积观看数量,最起码在首场直播秀,罗永浩证明了自己作为“第一代网红”的流量实力。

科技顶流罗永浩直播首秀:只有流量成不了李佳琦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宋婉心

编辑 | 王一粟

从奶茶面包到手机投影仪,22件商品悉数登场。小米中国区总裁卢伟冰和搜狗CEO王小川更是莅临直播间,亲自为自家商品带货。

老罗最终交出了1.1亿元的总销量成绩单,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抖音小店的退货率普遍比较高”,1.1亿中的水分有多少仍有待确认。

不过,老罗直播前期虽然造势浩大,但直播中多次翻车,老罗对直播带货的基本流程都不熟练。从网友的“观后感”来看,对其直播效果多少有些失望,连想听的“相声”都没听到。

虽然镜头前的主播只有一个人,但直播带货却不仅仅是靠主播流量就能做起来的生意,只有流量成不了李佳琦。

科技顶流罗永浩直播首秀:只有流量成不了李佳琦

罗永浩直播中剃掉了胡子

直播新手

老罗直播前期造势浩大,但从网友的“观后感”来看,大家对其带货的业务能力多少感到些失望,甚至连想听的“相声”都没听到。

看得出来,老罗是个标准的新手。

直播全程中,且不说适时抛段子,老罗对直播带货的基本流程都不熟练,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和画面外的工作人员进行协调,直接观感是他准备工作不充分。

更尴尬的是,老罗同样没能避免直播翻车。在介绍极米投影仪时,他口误将品牌名说成“坚果投影仪”,还称“坚果投影仪那了很多大奖”。除此之外,首款产品小米巨能写中性笔,老罗给出一盒十支9.99元还包邮的价格,但随后就被网友扒出了淘宝平台8.89元的更低价。

节奏慢也是网友诟病的主要原因。相比于薇娅和李佳琦的口播功底,老罗讲清楚一件货品的平均用时明显长于前两者,且无法掌握说话节奏,造成铺垫过长,核心信息不突出等问题。

老罗直播的尴尬在情理之中。

虽然镜头前的主播只有一个人,但直播带货却不仅仅是靠主播流量就能做起来的生意。从选择用户可能感兴趣的商品,到触发用户的购买欲望,再到引导用户完成消费行为并转化为存量,每一步都对主播和提供直播的平台提出了很高的专业技能要求。

老罗的流量和口碑积累基本只能保证下限,最终成交量多少,退货量多少,粉丝转化量多少都需要根据平台及受众不断调整、训练自己。直播从不缺网红,但直播电商诞生的四年时间里,也只诞生了一个李佳琦和一个薇娅,而复制他们,从不是最好的路。

科技顶流罗永浩直播首秀:只有流量成不了李佳琦

罗永浩最终直播数据

流量大于创收

“我们不赚你们钱,但我们是赚钱的。”罗永浩说。

“品宣多于卖货本质。”搜狗CEO王小川在接受包括搜狐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此前没有考虑销量,也没有对销量进行预估。

“主要是两个目的,一个是帮老罗,搜狗ai录音笔这样的产品符合他的产品精神,再就是搜狗也希望自己的理念和精神能走到老罗的粉丝群体面前,通过老罗,带给更多群体,就是出圈。”

关于给到老罗的折扣,王小川坦言硬件产品折扣不会特别多,“我更愿意给他的粉丝发红包,而不是去更多谈折扣。”

相比于李佳琦一类主播带货的美妆美护或日用品,电子产品单价高、复购率低等特点都使其处在直播领域处在不是特别有利的位置。

王小川对此表示:“数码产品不是(直播带货)最核心的品类,我们也不会把直播带货当成我们最主要的渠道,只是一个补充。但是搜狗录音笔之前薇娅在带货时,也达到了她前1/4的销量,已经发挥了科技产品在直播中的最好表现了。”

数据显示,在老罗带货的22件商品中,小米手机、搜狗录音笔和极米投影仪均未进入销量前五。

对于老罗带货的核心科技产品来说,通过老罗的影响力为品牌背书,提高大众认知度,甚至“出圈”,才是更为实际的目的,至于销量,只是附加价值。

此前,抖音快手全力争夺老罗独家签约权,本质上是平台对直播电商市场话语权及份额的争夺。2019年以来,随着李佳琦、散打哥们在直播间频繁创造上千万,甚至过亿的成交流水,直播带货成为炙手可热的新风口。

有研究报告分析,目前,直播带货平台分为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和电商平台(淘宝、京东、拼多多)两类,前者有流量、海量主播等前端优势,后者有供应链、品牌商资源等后端优势。

随着淘宝作为电商平台引入直播能力并自成体系后,具备直播能力的视频平台在电商变现上迎来必打的一仗。

快手是短视频直播平台里最早发力直播带货的,2017年起步,并将其作为自己重要的战略业务方向,通过打造了快手的“双十一”——1106购物节,推广自己的电商直播,先后出现了辛巴、散打哥等带货上亿的主播。

虽然起步比淘宝晚,但起量比淘宝快。据业内人士消息,后来淘宝直播受到阿里重视,是因为受到了快手成功的启发。

网红流量难私域化

相比之下,抖音在直播带货上还是新人。

2018年底,抖音全面开放购物车功能,支持接入第三方电商平台,包括天猫、淘宝等。2019年,抖音开始搭建完善的直播技术,比如逐步放开直播权限,主播开播不再有粉丝人数限制。

技术之外,抖音在运营及服务方面的动作今年才开始出现。

疫情期间,推出“宅家云逛街”计划,在扶贫、商场、房产、汽车、博物馆等领域推出多个直播活动。除此之外,抖音拿出了两个针对性的扶持政策,一个是邀请入驻,即抖音开放小店入驻绿色通道;另一个是官方培训,面向新入驻商户,抖音上线官方专属培训课程。

不难发现的是,抖音一直在直播带货业务上保持克制。快手在上线直播带货后,当年起量,而拥有4亿DAU且以女性用户为主的抖音却进展缓慢,背后原因要回归到抖音对直播抱有的态度。

一方面,抖音的短视频广告已经能够实现高效变现,广告单价属于业内较高水平,在此基础上再做直播带货的投入产出比能有多少,是难以衡量的。

另一方面,抖音算法导向的推荐机制让网红的流量很难私域化,也就是业内所说 的“抖音粉丝不值钱”,这对于金字塔尖之外的网红都十分不利。

所以直播带货在上线一年多以来,其在抖音业务布局的位置都是流量意义大于创收意义。回到签约罗永浩,同样如此。

老罗此次带货总销量1.1亿,抖音抽成10%,也就是1100万,但签约费就花了6000万,首场直播在获得了抖音平台最顶级的流量支持下,能有如此成绩,但此后每周直播的效果便难以保证了。

同样在1日晚进行的直播,隔壁快手辛巴团队卖了5亿。

无论是罗永浩还是抖音,若想在直播带货领域上分一杯羹甚至跑进头部,后端供应链团队的能力打造,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本文来自搜狐科技  搜狐科技,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