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cnBeta

美学者为新冠疫苗泼冷水:12个月搞定?看看艾滋病吧

摘要:

北京时间4月1日消息,1980年代末,迈克尔·金奇(Michael Kinch)还是一名年轻的科学家,一心要解决当时最大的医学难题:研发艾滋病疫苗。当时,数十家资金雄厚的实验室都在攻克这一难题,艾滋病疫苗似乎呼之欲出,金奇也参与了进来。

美学者为新冠疫苗泼冷水:12个月搞定?看看艾滋病吧

中国军事科学院研发中的新冠病毒疫苗

时间已经过去30多年,全球因艾滋病死亡的人数超过3000万,但尚没有一种艾滋病疫苗被批准上市销售。据金奇称,对于期望明年能用上新冠肺炎疫苗的人来说,艾滋病疫苗的研发过程无疑具有警世意义。

他说,“人们想当然地假定新冠肺炎疫苗一定会研发出来,我们需要冷静对待这一问题。”

随着全球确诊病例突破85万,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投资者和公众都在密切关注新冠肺炎疫苗开发的进度,希望疫苗能阻止疫情的进一步传播。研究人员被看作救星,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呼吁各大医药公司“搞定它”。

在绝大多数公众看来,疫苗很简单:让免疫系统“看到”病毒或病毒的关键部分,并记住它们,当真正被感染时可以轻松对付它们。与药物相比,疫苗的价格要低得多,能提供数十年或终生免疫力。

但是,研制疫苗却绝非易事。在真正上市销售前,大多数疫苗通常需要数年时间试验,12至18个月开发出一款疫苗这样的速度太快了。开发速度最快的新冠肺炎疫苗使用了全新技术,然而这些技术尚未被证明对人体疫苗的有效性。

即使利用成熟技术开发的疫苗也会存在副作用,使用范围可能会因此受限,甚至完全无法投入使用。例如,由SmithKline Beecham开发的莱姆病(由扁虱叮咬而出现麻疹、发烧等症状的一种传染性疾病)疫苗,就因可能诱发关节炎于2002年被下架。

即使是最有名望的专家,在预测疫苗问世时间方面也会翻车。1984年,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长玛格丽特·赫克勒(Margaret Heckler)说,2年内将有一款艾滋病疫苗进入试验阶段。但令人遗憾的是,研究人员从未实现这一目标。

通常情况下,疫苗研发时间长达10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次疫苗专家采用了能加快研发进程的新技术。美国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和其他专家预测,新冠肺炎疫苗可能在未来12-18个月上市销售。全球范围内有数十家公司和大学加入了疫苗开发大赛,其中包括赛诺菲、强生和Moderna。

Moderna采用了一种比较领先的技术,将病毒遗传物质添加到人体细胞,诱导细胞生成能产生免疫反应的蛋白质。Moderna 3月16日表示,它在早期研究中治疗了首例新冠肺炎患者。

《科学》系列期刊主编霍尔登·索普(Holden Thorp)指出,这一新技术尚未经过验证,没有人能保证信使RNA疫苗或类似疫苗能成功。不能取得预期成功,不但会给社会带来危害,也会削弱公众对科学的信任。

需要2倍的时间

索普表示,令人担忧的是,“人们充满了期望,认为能提前实现某个目标,一旦不能如愿,他们会垂头丧气。从长期来看,我担心公众会认为科学不能解决面临的难题,这会对科学造成长期伤害”。

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也存在类似问题,吉利德最初为治疗埃博拉开发的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结果将在4月份公布。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 3月份早些时候表示,开发新冠肺炎药物的进程快于预期,今年夏季将进入人体试验阶段。

美学者为新冠疫苗泼冷水:12个月搞定?看看艾滋病吧

美国志愿者接受新冠疫苗注射

要实现目标,疫苗公司需要双倍的时间。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为至少8款疫苗提供了资金。疫苗研究主管梅勒妮·萨维尔(Melanie Saville)说,他们已经建立起多个生产平台,一旦某种疫苗获得成功,可以立即投产。她表示,即使有一款疫苗能在期望的时间内完成开发,大概率也无法及时通过审批,只能在紧急情况下使用。

金奇表示,在安全性方面,疫苗的标准必须高于药品,因为注射疫苗的是健康人群,他们的目标是阻止自己感染某种疾病。企业可能会要求豁免由新冠肺炎疫苗引发的安全问题的责任,面临强大压力的政府部门可能会妥协。

开发新冠肺炎疫苗的公司引起了投资者兴趣,今年以来Moderna股价上涨约50%,利用基于DNA的技术开发疫苗的Inovio Pharmaceuticals,股价更是上涨逾1倍。Inovio Pharmaceuticals计划4月在美国启动人体试验。中国康希诺生物公司3月份表示,已经获得监管机构批准,将开展类似试验。

奋起直追

风险投资公司4BIO Capital执行合伙人德米特里·库兹明(Dmitry Kuzmin)表示,“人们对疫苗过于乐观了。”

不过库兹明指出,疫苗开发也出现一些积极的迹象。制药公司在推进包括传统方法在内的不同技术,增加了疫苗研发成功的概率。

金奇称,不同于艾滋病病毒的是,新冠病毒的变异速度似乎相对较低,这意味着疫苗可以使用一段时间。他说,目前的一大问题是,一旦在疫苗上市前大多数人就已受到感染,疫苗基本上就没什么用了,“我百分之百地相信疫苗,但现实是,我们在与病毒赛跑,我们落后4-5圈,必须奋起直追”。

斯克里普研究院教授、病毒专家安德鲁·沃德(Andrew Ward)说,从长远来看,疫苗和药品都会出现,但干预措施可能会干掉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都采取了包括禁足令在内的多种措施,延缓疫情传播速度。

他表示,“新冠肺炎是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打败它的可能是公共卫生措施而非科学。”

本文来自凤凰网科技  凤凰网科技,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