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互联网热点首页
  2. 科技动态
  3. 凤凰科技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孟亚娜 金玙璠 赵磊

编辑 | 魏佳

2020年开年艰难,很多人的年度计划从“掌握一门外语,成功瘦十斤,升职加薪,成功脱单”等变成了“活着就好“。

疫情之下,经济形势下滑,平日里“财大气粗”的互联网企业也不得不断臂求生,或裁员或降薪。新潮传媒开工当日宣布降薪并减员10%,阿里、腾讯、网易等互联网大厂也陆续传出了裁员的消息。

一些互联网人好不容易等来了复工,紧接着就面临失业。我们采访了六位在疫情之下失业的互联网年轻人,失业后,有的人时刻处于焦虑中,要靠酒精催眠;有的人连续投了两周简历,只接到一个面试电话;有的人开始反思自己可替代性太强,心有不甘。

但他们也在积极调整心态,寻找各种新的可能性。他们中间,有的人选择跟随老罗的脚步直播带货;有的人尝试拍摄生活短视频立志当一名Vlogger;有的人则准备给自己打工,创业做了自己的BOSS;还有人决定趁着失业在家多学点课程,希望自己技能翻倍……

生活从来都不止一种选择,每一次选择都是对自己的挑战。

体育赛事停摆我被裁员,未来打算尝试视频带货

陈向 29岁 体育视频编辑

我是一家互联网内容公司的体育视频编辑,在这工作了两年半,业绩不算特别突出,但也没犯过什么致命错误。3月20日,我被约谈裁员,理由很简单,因为疫情,全世界的体育赛事都停了。我们的内容自然是受到了毁灭性打击,只能剪一些疫情相关的体育选题,但点击量惨得可怜。

刚复工时,我们就听到了降薪、裁员的风声,所以这次被裁也没有特别意外。在我之后,陆陆续续也有一些同事离开了,现在还在的人也被变相减掉了30%-50%的工资,他们虽有怨言,但也没有办法,整体的大环境就是这样。听说还有很多公司现在是按照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给员工发工资,相当于停薪留职,等到赛事恢复再重新复工。

不过我和公司还算好聚好散,给了我一个月补偿,并且相约等到赛事重新开打再招我回来,但这是后话了。

家人也都劝我,趁着这段时间缓一缓。因为原来的工作,即便周末也要值班,刚离职时,真有一种“回家过年”的感觉,每天陪陪孩子,做做家务,买买菜。不过状态和真正的过年完全不一样,非常不踏实,时刻处于焦虑中。每当看到前公司的推送,焦虑就加重一分,夜里经常失眠。

从离职那天起,晚饭我都会喝两杯,不然真的睡不着。以前睡前会刷短视频放松一下,现在竟然会留意到兼职、找工作的广告,每当这种时刻都会暗暗地嘲笑自己。这还是因为自己账户里存款不多,要养孩子、还房贷和车贷,压力挺大,不能坐等靠家里帮衬。

全部赛事停摆,同类公司近半年都很难有招人预算了,我只能另找出路。说实话,拉滴滴、送外卖也有想过,但是我觉得还没到那一步吧,毕竟现在外面也不安全。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图 / Pexels

我其实一直想做自己的内容,这些天开始更新自己的公众号、视频号,也陆陆续续在各个内容平台上注册,准备做个内容创业者,还能做半个奶爸,挺幸福的。这一行短期很难看到效果,所以偶尔也帮搞微商的朋友带带货,但是现在朋友圈半壁江山都是竞争对手,自然没什么人买。

我是长期看好视频行业的,自己从小就是个坚定的体育爱好者,原本计划一直做下去,但是否继续做体育口我现在不确定了,爱好确实不能当饭吃。最近做微商也对我的思维方式产生了一些影响,未来可能会走视频带货的路线,跟上罗老师的步伐,也不丢人吧。

等疫情过去我技能加倍,好工作应该就不难找了

宋烊 30岁 形象设计

我是某品牌的形象设计,2月20日被约谈了裁员,其实公司年前的效益就不是很好,这次又赶上疫情,公司肯定是能少支出就少支出。

不同于那些在办公楼里的单位,我们公司的办公地址是在居民楼内,大部分员工都住在这个小区,但也有像我一样住得比较远的同事。

由于返京之后要隔离14天,我所在的小区又极其严格,没有特殊情况根本无法出入,但公司偏偏不允许远程在线办公,因此像我这种无法离开小区的员工就被协商离职了。经理说,“大家互相体谅一下”,公司给了N+1的补偿金,让人找不到瑕疵,我也就没必要去叫这个劲了。

听说裁员之后,公司现在大多数工作交给了第三方公司代运营,成本比较低。现在不光是我,很多设计同行也挺惨的,部分人改成了上两天休三天,真不知道他们的工资怎么结算。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图 / 视觉中国

刚被裁那段时间,我投了几封简历,但都石沉大海,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有个朋友前几天去面试,在大厦外面面的,里三层外三层,能聊出一篮子来,结果还是回家等通知。

好在我是和父母一起居住,也没有女朋友,更不养宠物,自己也有一些存款,应付半年不成问题。

但离职对我的打击还是挺大的,我明白不让远程办公纯粹是个借口,主要还是自己可替代性太强,好在父母没有给我压力,我想趁这次机会充充电。

我做了一个学习计划,专攻动画、视频、摄影这些和原来工作有结合的技能,让自己将来的求职面可以更广。反正我现在是意识到光会一样技能,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

闭关的这一个月,也有想过接一些私活儿挣点钱,但这钱挣得太不容易了,我自己资源也有限,很多时候都是品牌方倒了好几道手才找到我,设计一个图要经过层层审核才会给到甲方手里,中间的利润也被层层扒皮,一个图可能改了8版耽搁了两周都没完成,钱又少又麻烦,这么费劲还不如踏实学点技能呢。

人生的道路本来就是坎坷的,在这么重大的疫情面前我这点失意算不上什么,努力再找一份新的工作呗。虽然现在找有点难,但等疫情过去,我技能加倍,就不难了。

当职业Vlogger没那么容易,但是我万一火了呢?

刘星 28岁 内容运营

我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本来马上到转正期了,没想到因为疫情,公司缩减业务,3月初,我失业了。

春节过后,我们集体在家办公了两周。第三周开始公司通知轮流到岗,我所在的部门是第一天就需要到岗。当天,我发现到公司的都是领导层,整个上午他们都在开会。结果,下午我的领导钉钉我,要和我谈一谈,跟我说“可能不能转正了”,我所处的这块业务有所调整,将被边缘化,然后领导让我考虑一下职业发展方向,主动提离职。

当时我的情绪其实挺平静的,但也有点不甘心。我心想,既然公司要辞退我,那就直接走流程好了。我上网查了一下,试用期间被辞退,应该有半个月的工资赔偿,或者如果不能提前转正应该提前30天告知员工。

当时我和领导谈了赔偿的问题,但他们不给,并且表示离职日期也不延后。因为我的领导也在试用期,他说如果我走仲裁,对他影响也不好,而且公司会群发邮件告知全体员工我被辞退的事情,他提醒我考虑清楚。后来我咨询了律师,律师建议我权衡一下时间和金钱成本,无奈最后还是自己提了离职 。

今年找工作真的太难了。我连续投了两周简历,只接到了一个面试电话。简历投递的状态都是已读或者已转发给面试官,基本上没有后续联系了。疫情间很多岗位的工资范围也有所下调,并且大多公司是996制度,试用期工资只发80%,心理落差真的很大。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图 / 视觉中国

失业这段时间,除了投简历,就是在学习英语和拍Vlog。之前都是帮公司做运营,现在要一个人做一个账号。从器材准备、选题策划、脚本撰写、拍摄、剪辑等都得自己完成,而且得熟悉各个短视频平台的风格,不停地研究各种爆款的规律。说实话,当职业Vlogger没那么容易,想靠这个赚钱还是挺难的。但我还是想试一试,万一火了呢。

我基本没有存款,现在的财务现状只能撑到下个季度结束。当然我也给自己设定一个找工作的Deadline,做好最坏的打算。目前失业的事情还没和家里人说,我还没想好怎么说。

疫情让我看到新机会,裸辞创业做生鲜电商

刘昊然 28岁 互联网公司商务

今年3月复工后,第4天我就离职了。2月份的时候,公司群发过邮件通知我们薪资减半,但我裸辞确是另有原因。

疫情期间,全民在家远程办公,非常考验领导的能力。但我的直属领导完全没有管理经验,还拿着我们的项目跑到大领导面前去邀功,让我感觉很恶心。日常面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领导,真的很烦。于是复工第二天,我就向领导提了离职,当时他有点慌,因为这个团队大多数价值客户都是我带来的,但我态度非常明确,也非常坚决。

我本人的为人处事已经很好了,但还是会遇到这种领导。所以我决定自己当老板,如果以后遇到这种人,我直接把他开除就好了。

其实我觉得今年工作并没有很难找,像我们做商务的,如果在行业内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资源,是不愁找工作的。我离职第二天,就有好多公司打电话过来。

我裸辞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发现了新的创业机会。其实,我在之前有过几段创业经历,最开始是做供应商,接着和朋友做了人力资源平台,再后来自己开火锅麻辣烫店,最后又做了文旅开发项目。虽然都失败了,但我创业的想法一直在。

工作五年,我没有什么存款,也没太多的钱去投资大的项目,和朋友商量之后,决定低成本创业。因为手里有一些旅游票务的资源,本来刚开始想和朋友一起做社群团购项目,但遇到疫情,旅游行业不太好做,就放弃了。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图 / 视觉中国

这段时间,我发现一些老年人都开始在网上买东西了,疫情教育了大家对网上买菜的认知,机会来了。我是个比较有主见的人,一旦决定去做,哪怕失败了也不会后悔。

我花了3万块钱租下了小区附近的一个仓库,谈了一些蔬菜、水果和蛋品的供应商,接着在微店注册了个店铺,然后打算在小区社群里每天发新鲜蔬菜水果的信息。

我交了一年的房租,也做好了前三个月没有任何收入,甚至贴钱的准备,我相信熬过了3个月,这个项目绝对能成。

不想再当社畜,准备把兼职做心理咨询变成全职

张超越 26岁 教育公司课程研发

今年3月初,我裸辞了。我是学心理学的,回国不到一年,在一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做心理课程研发。

受疫情影响,公司部分线下业务受到了影响,但这段时间,公司应激能力十分有限,不但业务调整一团乱麻,而且这期间工资只按国家允许的最低标准发放。

提离职那天,我在进行工作计划和安排,但突然危机感就来了:如果继续这种高强度的工作节奏,我的工作会越来越失控。之前和领导提过很多次,但都没有得到反馈和解决。也是那一刻,我想“完全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那感觉,如释重负,日常情绪也越来越积极了。之前的工作中累积了太多负面情绪,日常只能靠不断吐槽来发泄,接着再去受气。现在,这种负面情绪的循环终于可以停下来了。接下来,我有更多的时间去休息和思考,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觉得没有人真正喜欢当社畜,但是陷入由公司为你定义的个人价值的怪圈后,有时候真的是种精神控制,而且难以脱身的感觉。之前,我常常会觉得自己的努力不被尊重,甚至怀疑自己的价值,但我也担心脱离公司没有经济收入来源。现在脱离了这个思维模式,我感觉对自己更认同了,而且也越来越觉得自己值得被尊重。

如果未来一段时间完全没有收入,现在手里的存款还可以支撑半年多。我从产生这个念头到确定辞职这段时间,做了一些详细的工作规划,所以暂时不会担忧生计问题。

我感觉在疫情期间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还是挺难的,现在不管是公司还是求职者不安感都很强烈,做出的决策往往也不一定很理智。现在大家都是在一种应急的状态,所以我也不是很想盲目找一个工作入职。这段时间我只去面试过一次,但我发现这个岗位不太适合自己,对方大概也有同感,结束后就没有下文了。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图 / 视觉中国

疫情之后,我认为像心理服务类、具有安慰剂效应的行业需求会比较强烈。目前阶段,我决定要当个自由职业者。其实我本来也有在做兼职的心理咨询,也做过长期职业规划。现在只是把兼职发展成全职,家里人也挺支持我。当然,我也还是会持续观望合适的工作机会。

疫情给了我转行窗口期,失业在家做个Rapper也不错

王轩 25岁 新媒体记者

辞职的想法我早就有了,大概去年11月就和家人说了想转行,爸妈也比较支持我的决定。像这种重大的职业调整,我都会提前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他们也会偶尔问问我准备得怎么样了。

以前我在一家新媒体做记者,原本想辞职去做职业漫画编剧。2月初我就提了离职,当时朋友们觉得我疯了,偏偏选在这个时候,但我真的等不了了,而且其实受疫情影响,传统的“金三银四”没有了,正好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窗口期,思考新的职业规划,专心准备转行。手头上的存款足够在北京生活半年,所以心里还算有底气。

困难还是很大的,我这周陆陆续续投了一些简历,但还缺乏比较成熟的编剧作品,离职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每天把自己憋在家里写剧本。

大量的空闲时间也能让我做很多原来想做,但一直没机会做的事情,还发掘了爱好。尤其是疫情期间出现了很多让人特别气愤的现象,当情绪到了,我就写了一些词试一试,先是出了一首Rap,发现挺有意思的,就决定以一个更常规的方式去做,包括我和我室友现在也在做电台。

刚复工就失业,被裁掉的互联人都去哪儿了?

图 / 视觉中国

目前我已经出了三首歌,都有完整的词曲甚至是MV,第一首歌把我家里拍了个遍,过程也很麻烦,之后就拜托我一个朋友帮我做动画,第三首歌他用iPad画了1000多张一帧一帧的简笔画,两天时间就弄好了。这三首Rap都发在微博和B站,我也说单口喜剧,会被朋友们调侃“不会说单口喜剧的Rapper不是一个好漫画编剧”。

虽然在微博和B站有一些人会很喜欢我的这几首作品,但我现在根本没办法拿来当副业或者赚钱,只是把它当成特殊时期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在整个社会节奏放缓后能搞搞创作,待业在家的焦虑也会缓解。

理想情况下,我能在未来的半个多月内找到新工作,五一的时候我还得搬一次家,最好在这之前把工作落实。这次疫情带给我一个调整期,在家过得还真挺舒服,Rap也会继续创作,相信未来都会好的。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陈向、宋烊、刘星、张超越、刘昊然、王轩为化名。

本文来自燃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互联网热点」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QR code